邮箱登录:用户 @ZBM-OL.COM   密码
网站首页 | 进入内网
 
 关注淄矿 | 企业文化 | 淄矿新闻 | 人力资源 | 二级单位 | 留言簿 | 齐鲁云商 | 蚂蚁城 | 淄矿官微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散文>>正文
 
今日热点    
· 如沐春风
· 工友小韩
· 怀念老屋
· 陪伴
· 那年那人那事
· 母亲为我送棉衣
· 今冬雪来早
· 在雨中
· 冰糖葫芦里的爱
· 流年的光影
· 小小洗车行
· 亭口的面
· 矿山“音乐家”
· 吕家大叔
· 秋叶
· 葛亭初建时的那段光阴
大年夜里的思念
2018-02-23 王玉学 来源 新淄矿报    (点击: )

    记得那年爹娘去遥远的南方打工,走的时候是初春,堂叔开着手扶拖拉机送他们去车站坐车。当时,门前的那棵柳树刚刚吐出新芽,嫩绿嫩绿的。
    那年临近除夕,爹娘还是没回来。古稀之年的爷爷只好踩着木凳,费力地扫下屋角的蛛网。这时,我才注意到屋内顶棚上,有很多缠绕的蛛网,四周墙壁上一层灰尘。
    刚清扫没多大工夫,就听见爷爷粗重的喘气声,我自告奋勇对爷爷说我来。那时,我才9岁,个子比爷爷矮不少。我把爷爷绑扎好的笤帚又接上一根木棍才勉强够到屋顶。昂着脑袋刚挥动了几下,一坨灰尘就扑向了脸,正巧盖在眼睛上,我慌乱地挤弄眼睛。爷爷见状赶紧取来热水,用他那粗糙的手掌摩挲着我的脸,让我很不舒服。要是娘在就好了,娘的手摸在脸上柔和温暖的感觉,我已一年没有感受过了,想着想着委屈的泪水不由流了出来,与满面的污水融在了一起。
    这时,忽听有人在门外喊:“王义在家吗,来电报了!”爷爷猛地起身,我也使劲睁开眼睛,从迷离的视线中看到爷爷正看着一张纸条,一脸的沮丧。我的心倏然一紧,一把抢过纸条,上面写着“没买到车票,不回家了。”一字一字将我怀揣着的强烈渴望击得粉碎。我一头扑进爷爷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。
    大年夜,奶奶包了好多白菜肉馅水饺,爷爷准备了4盘菜,有鱼也有肉。这在平时是吃不到的,而我却一点食欲也没有,即便夹一块肉放进嘴里也不觉得香。爷爷看我闷闷不乐,就将一个酒盅推到我跟前,故意逗我让我陪他喝一盅。我这才看到饭桌上摆了5个酒盅。我学爷爷的样子端起酒盅用舌尖舔了舔,酒又辣又涩。奶奶急忙一把夺下我手里的酒盅说:“舔一舔就算喝了。”爷爷慈祥地笑着,从兜里掏出5元钱在我面前晃动了几下塞给了我,奶奶也从床铺下翻出5元钱掖进我的衣兜,这是我第一次收到这么多压岁钱。
    然而我还是高兴不起来,就问奶奶,爹和娘为什么去那么远的地方打工。奶奶缓缓侧过身子,用手抹去眼角的泪,顿了一会儿对我说:“傻孩子,你爹娘都是为了你,挣了钱好给你娶媳妇呀!”我叫嚷着“我不要媳妇,也不让爹娘离开我”,起身跑进了里屋,趴在床上抽泣了起来。
    苦涩的思念化作滚烫的泪水再次涌出,我想像着爹那张微笑的脸庞,想像着被娘搂在怀里……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。
    如今的日子蒸蒸日上,再也不必为了养家如父母一样出去打工,而给子女留下不尽的思念。

上一条:待到格桑花开时
下一条:过 年
关闭窗口

 

 

友情链接:

山东能源淄博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

网站邮箱:zkwgzx@163.com鲁ICP备15002912号

您是第
位访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