邮箱登录:用户 @ZBM-OL.COM   密码
网站首页 | 进入内网
 
 关注淄矿 | 企业文化 | 淄矿新闻 | 人力资源 | 二级单位 | 留言簿 | 齐鲁云商 | 蚂蚁城 | 淄矿官微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散文>>正文
 
今日热点    
· 如沐春风
· 工友小韩
· 怀念老屋
· 陪伴
· 那年那人那事
· 母亲为我送棉衣
· 今冬雪来早
· 在雨中
· 冰糖葫芦里的爱
· 流年的光影
· 小小洗车行
· 亭口的面
· 矿山“音乐家”
· 吕家大叔
· 秋叶
· 葛亭初建时的那段光阴
母亲的酥鱼锅
2018-02-27 冯杰 来源 新淄矿报   (点击: )
   上世纪70年代,我家冬天吃菜基本以白菜、萝卜为主,记忆中冬天的美食当属酥鱼锅。酥鱼锅的食材相当丰富:肉、鱼、白菜、海带等。那时肉、鱼是稀罕物,我家的酥鱼锅自然以菜为主,肉、鱼权当引子。
    吃罢晚饭,母亲把炉火烧旺。鱼过油,肉、猪蹄、海带、白菜、藕切块或成段,葱、姜切好各自放在盆和碗中。我们家人口多,母亲都是用34寸的大钢筋锅做。锅底放几块小骨头或者撑个小篦子,免得粘锅底。把白菜、肉、葱姜、藕、鱼等一层一层放好,快放满的时候,母亲就会沿着锅沿一个挨着一个插上大白菜帮子,这样是为了多装一些食材。最后白菜叶重叠成个小山状,拨开个小口,把酱油、醋、料酒、白糖倒进去,满满的一大锅,直到锅盖都快没法盖的时候,母亲才端到炉子上。
    做酥鱼锅是个漫长的过程。锅开后汤汁开始咕嘟咕嘟地往外溅。母亲一直守在炉子旁,用勺子把汤汁舀到一个干净的盆中,随着锅中的汤汁逐渐蒸发,母亲再将舀出的汤汁一勺勺地添进锅里,来回几遍,直到锅中的食材慢慢塌下去,盖上锅盖不沸出来的时候,母亲再放上一炉炭,这才进屋和衣躺下,此时已是后半夜了。约摸两个钟头,母亲再二番起来将炉火压小用慢火炖。
    天亮了,酥鱼锅熟了,我们醒了。母亲把酥鱼锅倒进一个很大的盆里,香味顿时在屋里弥漫,这时馋得我们恨不能立刻吃上一大碗。可是母亲却不依,她盛上一大海碗,让我先给二奶奶送去;再盛上一碗给邻居杨奶奶送;再给婶子……眼看着一大盆酥鱼锅渐少,眼看着有数的肉、鱼盛在送人的碗里,我心里便责怪母亲。在送菜的路上,我往往会偷偷地塞到嘴里一口解馋。当然这事母亲是不知道的。
    母亲做的酥鱼锅味道没得说,我们兄妹争先恐后地挑自己喜欢的吃,母亲却拿煎饼卷锅里的白菜帮,母亲说她最爱吃酥鱼锅里的白菜帮。
    多年来,酥鱼锅的美味香甜着我的味蕾,里面有浓浓的乡情,有母亲浓浓的爱。
上一条:用心做事
下一条:老家
关闭窗口

 

 

友情链接:

山东能源淄博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

网站邮箱:zkwgzx@163.com鲁ICP备15002912号

您是第
位访客